您當前的位置 :媒體南開 正文

中國科學報:畢業設計中的學子情緣

來源: 中國科學報2019年6月19日第6版     發稿時間: 2019-06-20 11:04
 

  編者按

  時值初夏,當校園里再次出現諸如“畢業設計展”之類的海報時,我們知道,一段持續四年的學子生涯,在那些為了畢業設計而忙碌的學子眼神中,即將最后一次綻放屬于它們的光彩。

  臨近畢業,應該以怎樣的一份畢業設計作品向這段青蔥歲月告別,相信是每個學子都要考慮的問題。從構思到完成,每一件作品中,也都蘊含了他們對于自身、對于母校、對于社會,乃至對于生活的理解和感受。在校園中,這份感受要更加純粹,也更加動人。

  本期,本報采訪了多位剛剛完成自己畢業設計的畢業生,聽他們講述隱藏在每一份畢業設計背后的故事與感悟。

  讓未來城市更宜居

  作品:工作與生活的協奏——開放性綜合體設計

  創作者:南開大學文學院藝術設計系管永康

  感悟:努力探索出一個在高密度城市環境中的全新建筑發展模式。

  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城市越來越呈現出高密度的狀態。誠然,高密度的城市環境會增加資源分配效率,但與之相對的則是人均資源分配的不足,而且,由此帶來的共享空間缺失,也會使人們的生活質量下降,當很多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滿足時,大量社會問題也會隨之產生。

  基于此,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設計出能夠在一定空間條件下滿足人們對城市基本功能需求的建筑。

  帶著這一問題,經過與導師的多次溝通,我決定引入“垂直城市”的概念。最初想到這個概念時,我的腦海里出現的是科幻大片里的巨型架構建筑。不過,這些巨型架構建筑雖然看上去很酷,但以當下世界的建造技術卻難以實現。因此,如何落地便成為我思考設計方案的一個重要維度。

  我認為,“垂直城市”最突出的特點是功能的豎向排布,即突出“功能”和“豎向”兩方面,并在此基礎上賦予“落地性”,那么,最為貼切的建筑形式便是城市綜合體。雖然綜合體少了一分“垂直城市”概念的前衛,但兩者在本質上是一致的,都是用功能去解決問題。因此,“從功能到形態”的設計理念逐漸明確起來。

  后來,我將北京市朝陽區東壩路鑫家園西側1.5萬平方米的地方選為設計場,因為該地區周邊有學校、學區房、養老房、高層住宅、高檔小區、待開發區等,復雜的環境決定了生活在這里的人群的多樣性。通過走訪、調研,我將這里的人群分為八大類,并收集他們對不同建筑功能的需求度,進而決定建筑的功能類別。

  在確定了建筑內部功能后,我加入了時間維度,梳理了功能和時間之間的關系,為功能區的排布提供依據。在交通與功能的邏輯上,我將功能分為五個層級,各層級之間關聯性較強,并且每一層級都可以較為便捷地通往休閑景觀區。

  做完前期分析后,我通過模型來推敲建筑的體塊關系,確定整體形態,并將功能賦予到建筑體塊內部。為了讓形體細化、交通規劃更科學,我還引入了伊拉克裔英國女建筑師扎哈·哈迪德應用在城市設計中的羊毛算法。該算法是德國著名設計師弗雷·奧托最早在二維平面上使用的,我把這種思路應用到三維空間進行建筑優化,并在建筑細化時融入主觀審美,讓建筑融合科學與美學,于是便形成了最終的作品《工作與生活的協奏——開放性綜合體設計》。

  對于這一作品,雖然我自己比較滿意,但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在中日創意設計論壇上,日本設計師藤原浩對我的設計成果評價很高,不過也指出,在關注建筑的功能之余,還應當賦予建筑一定的文化屬性,使其更具地域特色。

  未來,我希望能夠在研究生學習階段繼續我的設計研究,讓我的設計更加完善,努力探索出一個在高密度城市環境中的全新建筑發展模式。(管永康)

  在南開大學杰出校友周恩來誕辰120周年之際,南開師生舉辦相關紀念活動,共同緬懷周總理的偉大人格和精神風范。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